刘备在句章灯塔奇观住了两天之后,居然都有些舍不得下塔,想稍微长住一段时间,着实让李素都有些哭笑不得。

这只是个灯塔啊,又不是住人的行宫,仓促间连床和家具都搬不上来。

只是铺了煮过晾干的干净竹席、再铺上厚厚的锦缎垫子,晚上就跟睡榻榻米似的,刘备贵为皇帝居然也不嫌硌得慌。

没办法,李素静下来之后反思了一下,才意识到是自己大意了——对于没见过摩天大楼的古人来说,住在百丈高处、开窗就似乎能与云雾平眺的感觉,是有着致命吸引力的。

刘备虽然是皇帝,但也没见识过这种奇观,而且还没法拍照拍视频带走,可不得多墨迹一会儿,试图把这里的景色刻进dna里。

他甚至还生出了一丝跟秦始皇汉武帝寻求仙药探索长生时差不多的心态,觉得住在高处神清气爽,晚上做梦都能有仙人入梦陪他聊天地大道。种种奇葩幻想,非李素所能揣摩。

此时此刻,皇帝也只是一个刚进城的乡下人而已。科技代差带来的新鲜感,不是政治地位能抹平的。

扬州之行的后续一些行程,不得不延后或者取消一些。原本计划要走会稽、吴郡、丹阳。如今丹阳怕是来不及去了,就会稽和吴郡看看就行了。

扬州各地的官员,原本该接驾的,也改成到句章县来汇报工作。一些原本要展示给皇帝看的地方施政成果,也从视察变为送过来等待检阅。

毕竟后续离开扬州时的日期,是绝对不能变的,这一点丞相亲自交代过,要尊重自然,今年台风季来临之前一定要离开扬州,所以只能是砍本地的其他行程。

此后几天,刘备在句章、山阴各处游山玩水,偶尔坐船去去吴县、海盐,全方位多角度瞻仰这个奇观。

有时候纯粹是为了好玩,想测试一下“离开甬东列岛后海船开出多远、瞭望手依然能看见灯塔”。这完全是领航员该干的工作,但皇帝就是感兴趣,要偶尔客串一把,也没人拦得住。

因为皇帝在这儿,为了摆拍和献礼,这段时间周边来句章、海盐的商旅和船队也是愈发繁荣密集。

有些原本没必要到句章港靠港补给、可以直接从长江口过的船,也特地来停靠一下,一时之间显得句章港比往日正常情况又额外拥堵了数倍,泊位根本停不下了。

但这种凑热闹,也让刘备和随行百官每天都能看到新鲜。

不是今天有海船船队从旅汉运了铜矿石回来、就是明天有扶桑来的运金船运银船,要不就是后天从闽中运着满满白砂糖的船队。

还有夷洲澎湖的海盐、流虬的鸟粪石矿、筑紫和伊予的腌海鱼干、鲸脂……

四月中旬的一天,刘备抵达句章后也修整了有十日了。这天又有一条扶桑来的运铜和银的糜家海船抵达,是在朝廷那儿投了海运保险的那种。

船型是那种最巨型的沙船,走的是曰本海-对马海峡-黄海航线,自北而来。因为最大的沙船也比福船和平甲板远洋船要小,所以只有四百多吨的载重量。

不过四百吨的铜锭,也能折合将近两亿枚铜钱的价值了,毕竟铸币的时候也就用不到八成的铜,还有两成多是锡、铅等其他廉价金属,以加强铜币硬度。

船上还有几吨的白银,折合下来也值几千万铜钱。

这是刘备来扬州后,靠港的最大规模的贵金属掠夺船,也是让刘备亲自开了眼界,直观看到了扶桑的贵金属物产之丰富。

李素和地方官员显然也知道皇帝感兴趣什么,所以船只靠港后第一时间就让卫队接管把守、做好封存,然后请皇帝登船视察。

刘备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倒不是不好意思看,而是觉得有点张扬,不想多带人。

皇帝嘛,给人留下贪财的印象也不好,不符合仁君人设,应该显得淡泊一点,反正天下都是他的。

然而,这次李素却一反常态,劝他大大方方高调参观,而且要带随行的高级官员全部登船一起视察。人太多站不下的话,那就分批上。

刘备听了丞相的这个建议,不由有些诧异:“此次出巡,往日贤弟都劝朕不要显得贪图享乐、重视钱财,为何今日却一反常态?”

李素微笑解释:“此一时,彼一时也。寻常享乐,那都是没有提振人心士气的作用的,今日却不同。

陛下可还记得,臣当初支持陛下出巡时,暗中提的那些理由?”

刘备一愣,回想了好久才想起来。

他是及时行乐玩太久,都把正事忘了。

回忆起来后,他才尴尬笑笑:“贤弟当日不是说,天子巡狩四方,其利有二,首先便是慑服不臣,向新附蛮夷宣扬天威。

其次,便是趁着这机会,让朕和百官都更了解下情,上下同欲,便于巡视回雒阳后,便进一步实施几项变法?”

李素听了,还算安慰,好歹刘备没完全忘记正事儿。他便顺着这个话头往下说:

“所以,之前都是小事,北疆之巡,主要是夸示武功,震慑羌氐。南海、闽中之行,关键是让随行百官亲眼目睹如今大汉的香料、糖茶贸易之盛,税源之丰。

现在到了会稽,才到了重中之重:陛下不仅要亲自知道扶桑金银矿藏之富足,关键是要让重臣、世家们也知道。

因为回京之后的变法,首先关键还是财政与币值。如今扶桑金银铜开采都已进入正轨,中原百姓手上,以后的银子也会越来越多,而不仅仅有金、铜。

所以,将来金银铜三种铸币计价的并存,是无法避免的。朝廷只能是引导和规范,却无法彻底杜绝其中一种的使用。

而三币并存,也肯定会带来一种危害,那就是无论朝廷怎么规定这三种金属之间的官方兑换比例,肯定最后会因为实际产量和稀缺程度的变化,而产生金银铜比价始终来回波动。

最后,就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哪种东西实际价值高于官方定死的价格,世家豪强和富商们收到那种币后就窖藏储备起来、不再往外花。

最后还是会导致时间久了之后钱荒,以至金银都被一代代陪葬、或者因为财主地主老死昏聩忘了交代子孙、埋藏灭失。总的来说,是不利于国家稳定经济和财政的。”

李素说的这个道理,刘备也是很门清的。毕竟他是出身贫寒的皇帝,底层人民的疾苦他很清楚。

别的不说,当年李素跟他结交一起混官场的第一年,他们因为揭发张纯谋反、得了黄金五十斤的赏赐,

可随后不就是一波“先按官汇折成铜钱给你,你嫌重要拿黄金,再按黑市汇率折回黄金实付”,一进一出赏赐就被打了六折。

当时刘备还捏着鼻子认了,因为这就是社会现实。有官汇有黑市汇的,肯定要承担价格双轨制的一切弊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