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白神的话,尘霓愣了几秒,然后随后笑道:“你问我区别,那我告诉你区别。”

“首先双神瓦解我们静神家族,不是给我们生机,而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是要彻底断了我们静神一族的生机,让我们静神家从这个世界消失。”

“或者沦为最底层的奴隶。”

“可先神却不一样,他给了我们静神家族更多的选择,我们虽然没有了神位,可是却更自由,我们可以追求我们喜欢的任何一个人,不用再为了所谓的神的血脉纯正,而只能和其他神族的人结合,哪怕一辈子都不喜欢对方。”

“现在好了,没有了所谓的神位束缚,我们开始出生的时候,或许实力不强,可随着我们后天的努力,我依旧能够达到应有的成就,纵观黑暗元心,无论是过去,现在,甚至是将来,神能拥有的最高成就,或许就是九重神格,而普通人却不一样,先神大人早就突破到了十重神格境界。”

“这是神都没有的成就,所以真谛制造的族徽,是给了我们至高无上的实力和权力,可同时它也成了我们九神的桎梏,它在限制我们突破最后那一层屏障,甚至试图告诉我们,九重神格之后,就再无境界可言。”

“真谛,它在隐藏着什么秘密。”

“可先神大人不一样,他凭借凡人之躯,窥探到了真谛背后的秘密,虽然他最后选择是保密,以及他现在失去了那些记忆,可我坚信,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真谛背后的秘密,而这一切将会彻底解开黑暗元心的秘密。”

“神是给我们神族的家族,也是真谛通过九神给黑暗元心的枷锁,现在这个枷锁,该消失了。”

说着尘霓忽然强行运行自己身上的力量,让自己的气势提升了好几倍。

同时我也看到尘霓拿出了族徽。

白神笑道:“你口口声声说族徽和真谛是桎梏,可现在,你还不是在用族徽的力量。”

尘霓笑了笑,然后在白神的注视下,一掌劈在族徽上。

“嗡嗡嗡……”

族徽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音,并无破裂的迹象。

白神大惊:“你要做什么?”

我这边也很是惊讶。

尘霓则是继续说:“这族徽,所有的族长,都是用心守护,生怕被打坏了,可我今天偏要毁了它,用它身上的真谛力量。”

说着,尘霓调集族徽的力量,然后又一掌劈在了族徽上。

“嗡嗡嗡……”

那犹如洪钟的声音在黑暗中传开,无数人都惊讶地看向尘霓这边。

静神家族的人却好像并不惊讶,显然静神的举动已经提前通知了其他人,而静神家族的人,也早就认可了尘霓的做法啊。

白神见状也不阻止了,而是向后退了一步,他想要看看,这族徽破损之后,会有怎样的情况发生。

“嗡!”

尘霓那边又是一掌,这一掌下去,族徽出现了裂纹。

尘霓见状露出了笑容,紧接着又是一掌劈了下去。

“嗡嗡嗡……”

随着最后一声轰鸣散去,尘霓面前的族徽终于被尘霓给劈碎了。

所有静神家族的人,身上的力量都稍微减弱了一些,不过很快每一个人又好像是脱掉了枷锁一般的轻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