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太强大了?】

一分钟后,站在地上晃了晃身体,还用力扭了扭腰,陈诺确定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好无损了。

肉身的伤势彻底愈合,这个陈诺并不惊奇。

以掌控者对身体的控制也能让自己的身体短时间内分裂足够的细胞来愈合身体。

但是,让陈诺觉得神奇的是,那种重伤后的虚弱感,自己却是一点都没有!

这就不是掌控者能做到的程度了。

掌控者可以让伤势愈合,但是失掉的血液是没办法补回来的,所以哪怕是伤势愈合,但身体的虚弱还是免不了的。

但此刻,自己只不过看着西德对自己摆了摆手,自己就活蹦乱跳的从地上爬起来了。

不但没有了伤,身体的完好程度,就仿佛今晚根本没打过那么一场仗一样。

不止是伤势的愈合,仿佛生命力的流逝也得到了完美的补充!

如果要打分的话,自己的肉身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max了。

“这是什么能力?我可以学么?”陈诺有点古怪的看向西德。

这能力有点逆天啊!

xx不倒……一夜x次……

流了那么多血都能瞬间补回来,那么……其他液体应该也可以吧?

西德有点幽怨的看着陈诺:“你还是和我说说,你今天怎么会跑来找它吧。”

陈诺想了想,把事情前后简单的说了一遍:“事情的起因是,章鱼怪的组织抓了我的一个朋友,然后……”

几分钟后,西德听完,摸了摸下巴,忽然笑道:“明白了……你被它坑了。”

陈诺皱眉。

他忽然想起,刚才神宗一郎和西德两人交谈的内容里有这么两句:

……好吧,是我考虑的太简单了,做这么一个局确实有点太幼稚……

做局?

陈诺仔细想了一下,皱眉道:“所以……所谓的章鱼怪的本体……是它的弱点……”

“这……应该是个骗局,应该是的。”西德语气很平静的回答。

“骗局?那是为了骗谁呢?”陈诺第一时间排除掉了自己——章鱼怪若是要对付自己,直接动手就好了,没必要。

而这个世界上,被章鱼怪当坐对手需要去坑骗的,就只有它的同类了。

陈诺看着西德:“……为了,骗你?”

“也未必是我,也许是另外的两个家伙。总之这个局设下来,我们这几个,不管它能骗到哪一个,都算不错的结果吧。”

陈诺仔细想了一会儿后,忽然苦笑着吐了口气:“我想,我可能明白了。”

如果是骗局的话,那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陈诺想来想去,这个骗局,应该是从自己通过专线和章鱼怪通话,要求用一个操场大的章鱼进行交易的时候,就开始被它坑了。

章鱼怪自己就是种子,那么,一个操场大的巨型章鱼这个消息说出来,对方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

其实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它自己。

也就是说,在酒吧里两人聊天的时候,神宗一郎说“你不会是来这里找巨型章鱼的吧?”

这种话,本身就是在演。

否则的话,神宗一郎为什么第一时间跑回到了南极来等着呢?

它早就猜到了这一点,然后故意跑回南极附近来等着,再然后,就是见到陈诺,以及假装对自己的本体所在位置的秘密泄露,表现的反应很强烈的样子。

目的?

自然是要让陈诺相信,它的本体可能是它的命门和弱点。

准确的说,不是要让陈诺相信,而是想让陈诺背后的人相信。

它应该是早就猜到了陈诺必定是某个种子的选中者。

“这个很容易理解……除了它自己之外,还在全世界寻找巨型章鱼的人,不是种子,就是种子的选中者。”西德说出了一个最容易理解的思路。

陈诺缓缓道:“所以它甚至对我做出了意图搏杀的姿态来,用这种方式来故意展现它的紧张。

好让我,或者我身后的种子相信,它的本体所在,或许真的是它的命门?”

顿了顿,陈诺才忽然叹了口气:“所以,它看出了我是选中者,并且也知道,我背后的种子,也就是说你,一定会出现?”

“第一,它确实知道你是选中者,种子的选中者,是特殊的存在,身为种子都可以轻易的辨认出来。

第二,它只是确定你身后的种子会出现,但并不确定你背后的种子是我。因为其它种子是没有能力探知某个选中者的宿主到底是谁的。”

宿主这个称呼有点让陈诺扎心,不过他压下了心中的不满——此刻不是为这个口舌称呼和西德纠结的时候。

“那为什么我家那只猫知道,我是你的选中者?”

“因为上次我去华夏见你的时候,顺便也见过了它。”

“所以它知道它今天根本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杀掉我,之所以做出那种姿态来,是想让你相信,它是真的在紧张?”

“每个种子,和选中者之间都有某种特殊的联系。

嗯,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你可以理解为,某种特殊的精神烙印。

当然,你放心,这种烙印并不会能让我时时刻刻的监控你的一切。

只是,我可以在你遇到某些特殊的变化,或者遭遇到某些致命危险的时候得到感应。以及……当你遭遇其他种子的时候,我也能感应到。”

“我还是觉得这个骗局有点简单了。”陈诺皱眉又想了想:“正如神宗一郎所说的,做的确实有点简单了……而且你一眼就看破了。

它故意表现的很紧张露出的破绽,也许是一个诱饵,诱导你认为是它的弱点,其实可能是暗藏了反杀你的手段。”

西德盯着陈诺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你怎么知道,那个本体就一定不是它的弱点呢?”

陈诺一愣。

忽然之间,他心中一道灵光闪现,陡然之间明白了这个局面的复杂。

你可以说,神宗一郎是弄了一个粗糙的骗局,但是眼看西德一眼看穿,就很有风度的放弃了。

但是……

如果更想深一层的话。

难保不是……

那个本体所在,真的是他的弱点!

但是他却又用这种故意做出来的假骗局来……让你反而不会再对他的弱点出手!

“假设,那个本体真的是他的弱点的话……那么这个法子,却反而让你不敢再对他的弱点下手了?”陈诺苦笑道:“你是这个意思?”

“嗯。”西德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最关键的是……我也没办法知道这个家伙的虚实。

只不过,这么一来,不管他的本体到底是真弱点还是假弱点,我都不会轻举妄动了。”

陈诺苦笑。

这个章鱼怪,果然有点东西的。

你以为那是弱点,其实可能是暗藏了反杀的手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