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为什么不公布不老泉水的奥秘?”刘建找到陆直,直接问道。

“我为什么要公布?再说,你关心这个干什么?你只要做好你维持公正的事就可以了。”

“你现在的做法,就是剥夺了大多数人的公正。”

“哼,不老泉水是我的,我不想说,这是我的权利。”陆直摇头道。

“是你的权利,但公正有公平和正义,公平并不意味着事事要绝对讲道理,有时候就是要委屈一些人,来让整体能过下去。就比如对富人财产强行征税,其目的就是借此发放福利,让整体润滑,不至于内患重重,其实也是从根本上保障富人的安全。”刘建耐心说道。

“呵呵。”简单明了的两个字,充分体现出说话者的心情。

陆直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难道要让她告诉对方,不老泉水就是那些化学家,医生分析的那样,只是单纯的高浓度致死型化学物。

不老泉水,唯一的秘密,就是每一滴上面,都有毛球的气息。

喝下它,就等于喝下毛球的气息。

毛球就能借此读取这个人大脑的所有记忆,再随机附加到另外一个新生儿身上。

为了省点事,就会选择在那个人附近,越近越好。

这样的工作量看似很大,无法完成,但别忘记,毛球不是人。

就比如计算机。

对人类来说庞大的计算量,对计算机来说,只是一秒钟的事。

对人类来说,根本不可能记下数千万本书,对计算机来说,只是多加几块大容量硬盘的问题。

而这样的计算机,只需要万把块就够了,甚至还不需要那么多钱。

别拿人的常识,去衡量其他非人类的能力。

这样的秘密,她怎么可能说出去?

说出去,整个东方王朝,她的乐园,就崩塌了。

刘建看向她,突然握紧拳头,暴怒起来,如同一头咆哮的狮子:

“你知不知道,这是一场什么规模的战争!”

“你以为,这是后宫争宠?”

“你以为,这是朝堂d争?”

“你以为,这是在玩游戏?”

他的咆哮和愤怒,早就深入人心。

大家都说,刘老师好是好,就是这情绪太热烈,咆哮刘的称呼,一直都在暗中流传。

“就是在玩游戏啊,反正人死了就转世,他们总不能杀尽所有大成人。”陆直轻描淡写道。

“你混账!你知道不知道,他们就是抱着杀尽所有人的觉悟来的!他们是只重利益的西方人,没有什么道德教化!他们所殖民的地方,很多族群都死干净了!”刘建更加愤怒起来。

愤怒之种,在他内心中熊熊燃烧起来。

这股怒火是如此之暴烈,让陆直怀中的毛球,都使劲缩着脑袋,一点动作不敢做。

“那又如何?我避免了这个王朝至少两次治乱循环,每次治乱循环,至少要死一到两亿人,这次战争,如果能死到四亿人,我就会说出一切的真相。”陆直冷冷地说道。

“你在说什么?你救了多少人,不意味着你就有资格牺牲任何一个人!”

“你即便救过亿万人,如果你无端杀了一个无辜者,就是罪犯,就是凶手,就该被枪毙!”刘建的怒火,将他的头发都点燃了。

【可恶,我太无能了,又是这样!】

【在外面,有老师抵抗一切,我只要做个执行者。而在这里,我必须站出来抵抗这一切!】

【但是我要怎么抵挡?异种受到某种限制,力量不能发挥,用几次就会耗尽,不可能作为常规战斗工具。】

【这个女人,为什么这样自私?她的眼中,亿万人的性命,难道还比不上转世的秘密?】

【老师,我该怎么办?】

陆直,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

对方此时的心声,她听到了。

全是愤怒,全是恨意,没有一丝私心杂念。

对方恨的是她太过自私,竟然要拿四亿人的性命去赌战争胜负。

但是对方怒的对象却不是她,而是他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