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风的一席话,令全场震动。

谁也没想到,眼前这修为低微的青年,竟有如此不屈的傲骨,竟敢在当世第一藩王面前,说出“谁未蝼蚁,犹未可知”的惊天言论。

此刻,便是镇北王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之色,目光首次郑重的注视着这名青年。

沉吟片刻,他面上竟是浮起一丝笑意。

“韩风,原本我挥手间便可让你毁灭湮灭,但本王敬你有这一身傲骨和胆气,本王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在众人惊诧目光中,镇北王伸出三根手指。

“三拳,你若能接住本王三拳不死,本王答应给你三年时间。

三年后,你若有实力从镇北王府带走念雪,本王无话可说!”

随即镇北王又补充道:“当然,本王不会欺负你,据我王府密探汇报,你曾经在大炎边境,一人独战数名月级强者,脱身不死。

虽然不知道你如何得到这种力量,但想必那就是你最强大的底牌,本王会以对等的力量对你出手,但能否有命接下,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你敢吗?”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一来是惊诧,这名气息不过假星境的青年,竟有力敌月级大能的手段。

二来,更是意外,镇北王竟然会给对方这个机会。

然而,面对镇北王的承诺,独孤念雪却是心中却是更加焦急,因为她太清楚,呼延战的实力和妖孽天赋,韩风若是答应这个条件,几乎是必死无疑。

她双眼含泪的望着韩风,再度劝说道:“韩风,不要答应他,你快走!”

此刻,张定南和颖王也是上前来。

颖王低声说道:“韩老弟,这可开不得玩笑,镇北王的实力和天赋,在乾岚帝国罕有人比肩,听独孤妹子的话,快走吧。”

然而,此刻张定南却是上前伸手拍了拍韩风的肩膀,神情严肃道:“贤弟,你自己想清楚,你若要走,有为兄在此,就算在镇北王府,也没人可以留下你。

你若要战,那么,便是我也不能插手!”

韩风闻言,神色动容,先是朝张定南和颖王深施一礼,面带感激之色的说道:“大哥,颖王殿下,多谢你们。

但今日之事,韩风不知天高地厚也好,任意妄为也罢,都是我自己的决定,与你二人没有半点关系,也请二位不要插手!”

对于二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如此庇护自己,韩风心中自然无比感动,但却不愿为此牵连二人分毫。

说完这句话,韩风转头看向满眼担忧,眸光莹然的独孤念雪,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一抹笑意,认真的说道。

“念雪,你可以为我独闯大炎皇宫,不惜牺牲自己的一生,我韩风自然也可为你,拼死一搏!”

独孤念雪闻言,神情一瞬间陷入了呆滞,眸中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而此刻,韩风已不顾众人反对,面向镇北王呼延战,断然开口。

“王爷,我愿受你三拳!”

下一刻,韩风心念沟通炼妖壶地一重天地。

“银尊前辈,开始吧!”

脑海中传来银尊的回应声:“小子记得说话算话,半滴圣龙精血,本座再帮你一回。”

“当然!”

下一刻,韩风体内,一股狂暴的能量急剧升腾,宛如一尊蛮荒巨兽从地底深处苏醒。

“轰……!”

狂暴气浪在别苑内发散,韩风周身气势飙升之际,双眸也逐渐变得猩红,一头墨发飞扬而起,衣袍随风鼓动,周身升都腾起一层薄薄的血雾。

在院内众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韩风的气息,竟然从假星境一路飙升,直接跨入星级之境,冲上星级九星巅峰,又直接跨入月级之境,随后继续攀升。

一星、二星、三星、四星、五星、最终,韩风的气息竟然达到了“月级六星”的程度。

这一惊人景象,令别苑内的众人,都是震惊不已。

纵使众人都是身份高贵,见识非凡之辈,却也从未见到过,有人竟然可以凭空,让自己的修为从假星境,直接跨入月级六星之境,几乎要跨入月级后期境界。

有人猜测,韩风可能是修炼了某种极其惊人的“秘法”,强行提升了修为。

但这类秘法,副作用都会极其巨大,甚至是以消耗大量“寿元”为代价。

便是镇北王也有些惊诧的,看着韩风身上气息的变化,随即他点点头道:“好,那我们便开始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